【御主总司】Astral Sakurakawa

死宅发言注意

现在我是安定的同担辣(不你??

———

我爱冲田总司,我永远爱她,像吉尔爱贞德,贞德爱上帝一样爱她。她是人间一切神圣与恶毒的结合体,天真而残酷,温柔而冷漠,谋杀了上帝再烧融吸血鬼薇薇安恰好崩溃,碎片拼凑成一个她。有时候我在床上辗转反侧,心想假如我破碎的心脏和飞溅的血液会染在她的刀尖上,我宁可她杀死我。

总司曾经用她玫瑰灰的瞳孔凝视我,那是在她几乎濒临死亡时,不过那也不是凝视我,因为那只是幻梦中的场景,她一生最脆弱的时刻我不在,我那时还没出生,或许在给冥王挑担。她镜心的目光凝聚,然后溅起一阵阵涟漪,那一定很美,也很痛苦。

我曾经想象过向土方岁三跪下,求他让我跟总司结婚,因...

2018-10-17

在我眼里伯爵天草和天草伯爵是两个完全不同的cp。

伯爵天草是一直以伤害回报世界的尖刺遇见了光和救赎;天草伯爵是光以爱太阳的方式去爱阴暗的角落。伯爵天草是夜明与萤火,天草伯爵是星际安魂曲。

但是他们俩我都想日。(buni

2018-10-17

【御主天草/R18】Two Steps From Hell

如题。车尾气。文笔渣,会萎。

含有大量疼痛描写/病态描写

事实上,本篇的cp为御主(藤丸立香)身体里的我与天草四郎。我不确定能否使用这个tag,因此如果洁癖感到不满,请联系我。

请确保自己阅读了以上提示并且已经成年。本人不为本文产生的心理伤害负任何责任。

链接见评论。

2018-10-15

说真的,我觉得咕哒在齐格床上叫出天草的名字这个情节真是太爽了。

雷得我现在都没敢继续往下写。

2018-10-14

我要晕倒了。

论“你吃的没人产粮的冷cp里突然进来一个烦人的毒瘤”是什么感觉。

2018-10-08

我tmjb的就是要怼人。

说珠子是辣鸡的。你螺旋上天爆炸。

你是被你家狗【哔——】得不够爽出来作妖?

以上。不杀妈是我最后的温柔。

2018-10-06

【咕哒加拉】The Shield of Chaldeas

加拉哈德在深夜十二点醒来。

身边的爱人还在沉睡,发丝难得柔软,散在枕巾上。加拉哈德伸手摸了一下。他睡前又没擦头发。加拉哈德一点也不想半夜三更叫他起来,大喊大叫,像个泼妇一样损人不利己。

然后灼烧梦境发狂般摧枯拉朽烧入他脑海,顿时一片生硬刺痛。从他认识立香起就模模糊糊的倾覆的理想之城的记忆,这种一直存在的灵态默契,在他们第一次同床共枕的晚上彻底爆发了,是震得人两耳出血的可怖的揭示。

这种感觉之前几乎没有,从立香搬到他家隔壁到现在的十年间,大量的关于他们的梦之碎片流淌下来,可那都是模糊的,远没有这样揭示真相的绝望和痛苦。仿佛世界的真相撕开加拉哈德的躯壳,借由少年们柏拉图的爱情复活。

他曾告...

2018-09-24

觉得埃德蒙性转应该叫安德拉/艾丽卡。不知道为什么。反正莫名感到气质合。

另外天草性转我觉得必须叫时贞子(ときさだと),哪怕有点像“贞子”

个人意见,“时贞”比“四郎”更能体现天草那种一往无前的空灵感。

2018-09-16

我想玩小远做的公路游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2018-09-09

长谷部,你要是能娶走信长不让她祸害总司酱,我给你加一周,不,一年鸡腿。

2018-09-08
1 / 3

© 我们真的要炖刻印虫汤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